分享到:
 
 
当前位置: 首页>>2012专题>>二人台专题>>正文
打金钱
2015年05月05日 16时08分   忻州在线

剧中人物: 马立渣 马妻

马立渣:(数板)

一苗树两个叉

一个叉上五个丫

摇一摇开金花

要吃要穿全靠它

要问这树那里有

原来就是两只手

马立渣:我, 马立渣便是,自幼儿别的生意未曾学会,只学会打金为 生。今天清晨起来路过十字大街,观见宝棚那边有几位买卖客商财主客爷,是吃酒的吃酒豁拳的豁拳,红火的要紧。我有心上前去打几盘金钱莲花落,打的不好莫要说起,打得的好了赚上个吊二八百拿回家下,也好糊口度日。可是没有帮腔这人,这~这~这~(想)啊!有了,不免将我的妻子唤将出来,作一帮腔之人,对。就是这般主意。是我行行去去,去去行行,拐弯抹角,来在自己家门。是我来的不遇时了,门也关住了,我不免叫唤一声:“咳!老婆子!”

马 妻:(数板)

一片两片连三片

雪花正在空中旋

好像好像似好像

好像刘海撒金钱

正在房中坐,忽听人唤我,开开门来看, (开门) 哟!哟!哟!原来是当家的回来了。

马立渣:回来了。是我清晨起来,梳头洗脸已毕,路过前面十字大街,观见宝棚那边----------

马 妻:是

马立渣:有几位买卖客商,财主客爷

马 妻:对

马立渣:吃酒的吃酒,豁拳的豁拳,红火的要紧

马 妻:是

马立渣:我有心上前去打几盘金钱莲花落,打的不好莫要说起,打的好赚个吊二八百

马 妻:对

马立渣:拿回家来好糊口度日,可是缺一帮腔之人

马 妻:是

马立渣:不隆冬!我这厢与人讲话,你才高山头上赶鸦儿哩,是(嘶)。你倒是听下了无有?

马 妻:听而不听,记而不记,听下个三言五语,你讲的话,为妻记下了。

马立渣:记下不算,你给我说将出来

马 妻:是你清晨起来,梳头洗脸已毕

马立渣:是

马 妻:路过前面十字大街,观见宝棚那边

马立渣:就是

马 妻:有几位买卖客商,财主客爷

马立渣:对对对

马 妻:吃酒的吃酒,豁拳的豁拳,红火的要紧

马立渣:就是 就是

马 妻:有心上前打几盘金钱莲花落,打的不好莫要说起,打的好了赚个吊二八百,拿回家来也好糊口度日,可是缺一帮腔之人。为妻说的对不对呀?

马立渣:对对对

马 妻:(打了夫一扇子)到底对不对呀?

马立渣:对了个对,脆了个脆,大头和尚戏柳翠,可闹了个对。你和我前去走上一回吧。

马 妻:为妻问你有多远路程?

马立渣:一会儿就到。

马 妻:是你前走。

马立渣:是你后跟。我前你后,咱们相跟上走路。哎,为甚我走不见你走?

马 妻:为妻心眼顺,就和你前去

马立渣:那你这个心眼不顺哩?

马 妻:心眼不顺,那就是个不去

马立渣:你敢在本丈夫面前说三个不字吗?

马 妻:不去、不去、又一个不去。

马立渣:哈哈!不只说了三个不去,你这真是葡萄话,说了一串串不去。我倒把你好有一比。

马 妻:比从何来?

马立渣:好比霸王的弓!

马 妻:此话怎讲?

马立渣:越拉越硬!

马 妻:软软硬硬,也是个不去。

马立渣:你要不去,惹恼我的脾气,皮拳出鞘,我要揍你。

马 妻:你要揍,为妻给你摆起个架子来(走圆场),你打、打、打。

马立渣:你我恩爱夫妻,我怎舍得揍你!你和本丈夫去上一回吧!

马 妻:为了生活,哪有不去之理?

马立渣:多时没干这个买卖,未曾出门先演习学习

马 妻:哪厢演?

马立渣:私下演。

马 妻:哪厢用?

马立渣:官场用。

马 妻:不演习?

马立渣:不中用!

马 妻:来、来、来着……

马立渣:(唱)提起张良并韩信……

你与我拿腔来。

马 妻:你与我拿将来。

马立渣:不隆冬!

马 妻:走了气了?

马立渣:非是走了气了,清晨起来未曾出门,半文屁钱没赚,你要我拿的什么?

马 妻:拿米来,拿面来,拿柴来,拿炭来,为妻给你打茶做饭咧。

马立渣:不是为的那个?

马 妻:为的哪个?

马立渣:为是的我们求生的买卖,叫你帮腔。

马 妻:不对,二次重来!

马 妻:来、来、来着。

马立渣:(小亮调)提起张良并韩信……

马 妻:他是前朝保国忠臣!

马立渣:霸王不回原郡地……

马 妻:羞愧难见故乡人!

马立渣:蹦了一个蹦……

马 妻:唉了唉咳哟……

马立渣:蹦了一个圪蹦蹦蹦蹦蹦蹦……

马 妻:唉了唉咳一个月儿圆……

马立渣:乒!

马 妻:乓呀呀!

马 妻:好难打的一朵金哟!

唉了唉咳钱哟

唉了唉咳莲哟

唉了唉咳花花花花花花落

唉嘿嘿嘿唉咳咳咳哟!

提起那个老天亲来老天爷它不亲

提起那个老天爷爷最呀么最恼人

清风那个细雨它不给咱下

它每天起来刮怪风

甭了一个甭

哎来哎嗨哟

个甭了一个个甭吧甭个甭甭

乒乓呀呀呀好难打的一个

金呀哎来哎嗨

钱呀哎来哎嗨

连呀哎来哎嗨

花花花花花花落

哎来哎嗨哎嗨哎嗨哟

提起那个大地亲来大地它不亲

提起那个大地爷爷最呀么最恼人

五谷那个杂粮它不给咱收

遍地长的野莎蓬

甭了一个甭

哎来哎嗨哟

个甭了一个个甭吧甭个甭甭

哎来哎嗨一个月儿圆

乒乓呀呀呀好难打的一个

金呀哎来哎嗨

钱呀哎来哎嗨

连呀哎来哎嗨

花花花花花花落

哎来哎嗨哎嗨哎嗨哟

提起那个哥嫂亲来哥嫂他不亲

提起那个哥哥嫂嫂最呀么最恼人

哥哥那个听上嫂嫂的话

一份那个家业三份分

甭了一个甭

哎来哎嗨哟

个甭了一个个甭吧甭个甭甭

哎来哎嗨一个月儿圆

乒乓呀呀呀好难打的一个

金呀哎来哎嗨

钱呀哎来哎嗨

连呀哎来哎嗨

花花花花花花落

哎来哎嗨哎嗨哎嗨哟

提起那个小姑亲来小姑她不亲

提起那个小姑最呀么最恼人

一块那个手帕没呀么没分听

每天起来泪淋淋

甭了一个甭

哎来哎嗨哟

个甭了一个个甭吧甭个甭甭

哎来哎嗨一个月儿圆

乒乓呀呀呀好难打的一个

金呀哎来哎嗨

钱呀哎来哎嗨

连呀哎来哎嗨

花花花花花花落

哎来哎嗨哎嗨哎嗨哟

提起二郎本姓杨

身穿鹅蛋花衣裳

手提金弓银蛋装

梧桐树上打凤凰

甭了一个甭

哎来哎嗨哟

甭了一个甭

哎来哎嗨哟

乒乓呀呀呀好难打的一个

金呀哎来哎嗨

钱呀哎来哎嗨

连呀哎来哎嗨

花花花花花花落

哎来哎嗨哎嗨哎嗨哟

打下一个不成对

打下两个配成双

有心多打三两个

二郎担山赶太阳

甭了一个甭

哎来哎嗨哟

甭了一个甭

哎来哎嗨哟

乒乓呀呀呀好难打的一个

金呀哎来哎嗨

钱呀哎来哎嗨

连呀哎来哎嗨

花花花花花花落

哎来哎嗨哎嗨哎嗨哟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忻州日报社 晋ICP10003702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9 晋公网安备 14090202000008号

    律师提示: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均为忻州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凡不注明出处的将追究法律责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长征西街31号 热线:0350-3336505 电子邮箱:sxxzrb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