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前位置: 首页>>忻印象频道>>忻印象>>正文
中秋在梦中与您团圆
宫殿煜
2020年10月01日 10时29分   忻州日报·文化旅游周刊 审核人:

月到中秋圆更圆,每逢佳节倍思亲。在万家团圆、举杯欢庆的中秋佳节里,几多欢乐几多愁。慈母的远去,给中秋之夜又平添了几多愁怅,我在万千思绪中泫然流涕,情不自禁地涌入思念的洪流,母亲生前的一幅幅画面徐徐展开……素面朝天、婀娜袅婷是儿时我眼中母亲的样子。母亲头脑灵活,做事认真细致,为人踏实厚道,在村子里是抵得过男子汉的“花木兰”,更是街坊邻居公认的“巧媳妇”。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记得小时候生病时,是母亲没日没夜地照料和陪伴,长大成家生子后,又是母亲伸出援助之手,帮助我们抚育孩子。记忆中,母亲留给我们的永远是她那忙碌的身影,她的勤劳坚强支撑起我们这个贫穷苦难的家。

我的父亲是家中长子,爷爷去世后,他和两个叔叔商议主动承担对奶奶的赡养责任。母亲作为宫家大媳妇,自始至终对照顾奶奶都没有含糊过。那个时候人们挣的钱不多,父亲在乡信用社工作,满打满算一个月下来薪水也只有28元,可母亲省吃俭用也要把奶奶和我们整个家都照顾好。犹记得那些年,我们家年年被乡政府评为“五好家庭”。

如今,我们兄弟姐妹都已成家立业,母亲也该好好地享受生活了,可她平时依旧非常节俭。然而当儿女们结婚买房急需用钱时,她又毫不犹豫地把自己攒下的“私房钱”拿出来给儿女应急。每每想起这些点点滴滴的往事时,我的心中便油然而生一种对母亲的愧疚和崇敬。母亲是出了名的好脾气,这源于她对家人的爱,对左邻右舍和亲朋好友的情谊。生活中的酸甜苦辣,母亲始终都是默默地品尝。

时光如水,岁月如歌。随着我和哥哥、妹妹一天天长大,母亲也一天天变老。母亲在36岁那年不幸罹患糖尿病,64岁时又突然左眼失明,到省眼科医院检查被诊断为糖尿病合并高血压,引发双侧眼底、玻璃体出血,并导致左眼玻璃体脱落、视网膜脱离而失明,亟需手术复位。术前医生和家属谈话,告知我们手术时需要注射一种价格昂贵的进口药物。母亲一听就激动起来,念叨着要换一种便宜药,我便劝母亲:“你说钱重要,还是人重要呀?”在母亲住院那几日,每当护士送来前一天的住院清单时,她就歉疚地望着我轻声唏嘘。想起母亲一辈子就是这样勤俭过日子,我的心里满是难过和辛酸。在省眼科医院陪护时,我每次都牵着她的手行走在各个科室,就像是牵着自己年幼的孩子,生怕一不小心就弄丢了。生活的辛劳和坎坷,将母亲曾经那双巧手雕刻得有些粗糙,我紧紧地攥着她的手,只觉得心像刀绞一般难受。

“忙”是母亲话语中最常见的一个字眼,它似乎成为了母亲与生俱来的一个标签。大前年,母亲因为患糖尿病肾炎需要住院,在去医院的前夕,她不仅拖着病体为我拆洗被褥,还在我和妻子快下班时,提前做好了两笼屉我们日思夜想的荞面鱼鱼和莜面窝窝。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去年秋末冬初,母亲不幸因糖尿病引起右足跟溃烂,这与她常年操劳有关。病魔给母亲的身心带来巨大痛苦,但她从未表现出过多的担忧惧怕,始终与人说笑着,乐观地面对一切。每次看到我们满面愁容时,她还反过来安慰我们:“过几天就会好的,别担心了!”日子一天天过去,病魔进一步侵袭母亲的右下肢体,导致合并了肝肾功能衰竭,旁人帮她翻个身都极其困难。想到入院时,她像健康人一样独自上楼住院,出院却变成一个只能躺在病床上、被儿女们抬回家的重病患者,我就心疼不已。

到了岁末年关,在一个寒风凛冽的清晨,病魔彻底吞噬了母亲宝贵的生命,切断了母亲的那条人生弧线,剥夺了儿女们尽孝的权利,一家人陷入了深深的悲痛之中。出殡的那天,大雪纷飞,乡邻们不顾道路泥泞湿滑,专门来送母亲最后一程。在出院后屈指可数的日子里,母亲时而清醒,时而昏迷,每次我帮她洗脸、按摩时,她都在尽力地笑着。这样的母亲怎能不让儿女痛断肝肠时刻忆念?这样的母亲怎能不让儿女萦绕脑际永恒思念?这样的母亲怎能不让儿女面向未来笑对人生?这就是我的母亲,她虽未学得多少文化,却明白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她孱弱却不弱小,用辛劳勤俭为全家撑起了一片艳阳天,为子女树立了一道巍然的丰碑。

“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亲爱的母亲,中秋之际,我们想您念您!我们和父亲都很好,让我们在梦中与您团圆!泪眼朦胧的我,在午夜时分敲击着键盘,诉说着,思念着,遥望着……

(责任编辑:卢相汀)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忻州日报社 晋ICP10003702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9 晋公网安备 14090202000008号

    律师提示: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均为忻州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凡不注明出处的将追究法律责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长征西街31号 热线:0350-3336505 电子邮箱:sxxzrb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