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前位置: 首页>>民俗频道>>民俗>>正文
石磨豆腐香味浓
2020-01-10 11:13   忻州在线·忻州日报 审核人:

◆唐红生

冬日的午后,在公园中散步,沐浴在暖阳下,眼前点点寒梅的倩影,清瘦飘逸的风韵,若有若无的幽香,让人流连。但也多了份岁月的感怀,因为时间飞逝,不知不觉到了腊月,过了腊八就是年啊,梅绽放一次,人就添了一岁。而这个时候在老家农村,家家户户都忙着准备年货了,杀猪的、宰羊的,那一串串挂在墙上腌制的腊肉、香肠,就像追逐新春的一个个印记,春节的脚步越来越近了。小时候,村上还有一件事是必不可少的,那就是磨豆腐。

那时家境较为贫寒,没什么肉可以吃,每到春节前,都要磨豆腐。自家收获的黄豆,用河水浸泡,胀得周身圆鼓鼓的,用手指一捏,豆皮就会脱落。我们村是不到40户的小村,几乎家家都要磨豆腐,可村上只有一间小磨坊,所以要排队。轮到自家的时候,全家人一起出动,即便三更半夜也要去。那时只能靠人工拉磨,一般需要两个人一起拉,此外还需要一个人左手握住拉磨杆跟着转动,右手填豆、加水。圆圆的石磨盘不停地旋转,吱吱呀呀的磨声中,鲜嫩的豆浆汩汩流淌,淡淡的豆香弥漫开来。俗话说:“世上有三苦,乘船打铁磨豆腐”,这话真不假。

下一道工序是搽浆,用正方形白布的四角,分别固定在吊钩下方横杠的四端,把豆浆和豆渣分离。豆渣可以佐用大蒜叶炒一下当菜吃,豆浆则倒入大铁锅中慢煮。烟熏火燎的灶头散发出烟火气息,乡亲们忙碌的身影在晃动。灶膛的火正旺,浓郁香气飘满整个屋子。年少的我总闲不住,一会儿去添点柴,让火再旺些,一会儿翻动几下吊钩,豆浆便立刻从布袋里涌出。

点浆是最重要的环节,对技术要求高。滚开的浆倒在大缸里,师傅动作娴熟,一边倒入石膏水,一边大力搅动,顿时气温升高,泛起豆花,整个屋内热气腾腾。只见师傅两眼紧盯,当泛起阵阵大花时,用勺子挡住花头,闷浆十多分钟即凝固成豆脑。那时也不加什么佐料,纯美飘香的豆脑深深地烙在我记忆中。最后,就是压石去水,划成一块块豆腐。正如古诗所云:“漉珠磨雪湿霏霏,炼作琼浆起素衣。出匣宁愁方璧碎,忧羹常见白云飞。”

豆腐担回家后,便用水“养”在桶中,每隔几天换一次新鲜的河水,有时还会加点盐,这样保存的时间会更长一些。豆腐有多种吃法,捞上几块用竹篮把水沥干,用来做豆腐卤,还可以将其放在外面“过夜”,吃冻豆腐,也有的做成豆腐圆子,更多的是做青菜烧豆腐。青菜烧豆腐在江南最为平常,做法也简单,味道鲜美,清爽宜人,是我的最爱。

如今,老家的村庄已拆迁,那熟悉的豆腐香味再也闻不到了,而市场上的豆腐虽然品种众多,名字新颖,却没了老家的味道。因为那石磨流淌出的是浓浓年味,那豆腐是用亲情熬浓的醇香,那小村是我无法割舍的根。

(责任编辑:梁艳)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忻州日报社 晋ICP10003702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9 晋公网安备 14090202000008号

    律师提示: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均为忻州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凡不注明出处的将追究法律责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长征西街31号 热线:0350-3336505 电子邮箱:sxxzrb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