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娱乐>>娱乐1>>正文
  • 娱乐1
范雨林 那个《潜伏》里的山西人
2018-07-26 10:55   山西晚报 审核人:

饰演马奎队长的范雨林。

在山西大剧院演出时,范雨林与观众互动。

    2009年,一部电视剧《潜伏》横空出世,引发万人追捧,该剧也成为谍战剧中的经典。9年后,根据《潜伏》原著作者龙一小说改编的话剧《潜伏》,将这部经典之作搬上了舞台。话剧《潜伏》由洪剑涛、胡可、包文婧、范雨林等优秀演员主演,7月20日,该剧登上山西大剧院的舞台,为山西观众再现经典剧目。在演出现场,观众们不仅发现在话剧《潜伏》中饰演“马奎”马队长的演员和电视剧中是同一人,更让大家意外的是,“马队长”的饰演者范雨林是山西人。

    范雨林那让人不寒而栗的眼神、低哑的声音,以及冷酷的黑风衣,带给观众莫名的熟悉感和亲切感,一如回到了9年前“余则成”与“马奎”斗智斗勇、惊心动魄的一幕幕故事当中。别看范雨林在剧中的角色挺“气人”,但私底下却挺有“人气”,很多粉丝看到他都大呼“马队长”,求拍照、签名的不在少数。

    这位生长在广州的演员,却是地道的山西人,山西是他的祖籍是他的根,能带着自己演艺生涯中最挚爱的作品回到故土的舞台演出,对范雨林来说是心愿,更是给家乡人民的献礼。

    A为了情怀,不问报酬再度“潜伏”

    山西晚报:暌违近十年,再度饰演“马奎”,是不是有不一样的感受?

    范雨林:像久违的老朋友又见面了,十分亲切。作为一个演员,能够在一部经典剧作中,从电视剧荧屏跨越到话剧舞台,而且饰演同一角色,是一件极为有意义且值得纪念的事。

    山西晚报:就像您说的,您是从电视剧直接跨越到话剧,并且出演同一个角色,剧组是怎么找到您的?

    范雨林:或许就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吧。就像当初拍电视剧《潜伏》时,我刚从香港转回北京发展,几乎谁都不认识。一天接到了《潜伏》剧组执行导演的电话,他看过我在香港拍的一些作品,觉得我很适合“马奎”这个角色。其实当初这个角色有很多知名的艺人参加竞争,但最终导演、制片人等主创一致认为我是最佳人选。话剧版《潜伏》也是如此,也是相关工作人员找到了我,他们希望我能和“马奎”再次续缘。《潜伏》成就了我,于我而言是有很深的情怀的,当时我几乎没谈任何条件就答应了拍话剧《潜伏》,还特意推掉手中的一切工作,回归舞台,重塑“马队长”,我认为这也是一次报恩。

    山西晚报:真的一点犹豫也没有?据说您签约的时候,没有问价格,甚至也没有要求带助理等“待遇”。

    范雨林:说不犹豫,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当时谈妥了一部做导演的电影,不说虚的,仅收入上就无法相比。但我也衡量了很多,从出道至今,我没签过经纪公司,没有经纪人,一路走来都是靠自己打拼,就像很多观众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只认识我是“马队长”一样,所以《潜伏》带给我很多荣誉,我也应该借此机会去感谢观众。

    另外一个情怀,也可说是孝道吧,我的母亲很希望我回到舞台再塑造一回“马队长”。母亲看了我很多的戏,《潜伏》和《新三国》是她最满意的,所以她很坚持,也很希望我演这部话剧,也特别希望我能重回舞台上历练一下。这次话剧全国巡演,对我也是一次回归的体验,就像刚闯荡娱乐圈一样,一切都要靠自己,所以也让我不忘初心,回到起点,这过程原本就是一种体验和修炼。

    山西晚报:在您看来话剧舞台的魅力在哪里?

    范雨林:之前跟话剧的接触,大多是在学校里。毕业后基本都在拍影视剧,话剧需要在短短的两个小时内将故事叙述清楚,将人物的性格凸显,赤裸裸地展示每个演员在台上的功力,无论台词还是形体必须全神贯注一次到位。有人说话剧是门遗憾的艺术,因为你没有办法喊停重来。另外,话剧跟观众的互动是直接的,你能感受到他们的呼吸、温度甚至心跳,他们的情绪直接影响着舞台上的每位表演者,这种精神上的交流挺可怕的,也特别珍贵,也许这就是魅力。

    山西晚报:在当年电视剧《潜伏》中,“马队长”是狠厉嗜杀的一个角色,这次在话剧中,“马队长”以怎样的面孔出现?两个版本有何不同?

    范雨林:相较于电视剧版,话剧版《潜伏》以女性视角展开,以“翠平”跟“余则成”的恋爱为切入点,讲述烽火连天的时代广大人民群众的抗战激情,以及激荡在炮火之中的绵绵情意,所以话剧版本更偏一些喜剧,在亦庄亦谐的张力中,实现了话剧的冲突与制衡。话剧版的“马队长”除了和电视剧版有相同的残暴外,也有一些油嘴滑舌和城府,而当他和“翠平”在一起搭戏时,还承担起了一部分的笑点。

    山西晚报:如今,话剧《潜伏》已经走过了全国多座城市,不知道其间有没有一些让您印象深刻的事情?

    范雨林:应该是在上海的演出让我印象深刻吧。我毕业于上海谢晋影视艺术学院,上海是我从事演艺事业的摇篮和梦想开始的地方。这次到上海保利大剧院演出,从我的心里也是本着向老师的一次汇报演出。但却非常感慨,包括恩师谢晋校长在内,很多的老师都去世了。演出当天,还从同学那里得知我的表演老师,也就是前中戏表演系主任张仁里老师刚刚去世,原本想着等话剧巡演完去北京看望他的,可是……当天演出的心情很是沉重。

    在我的追梦历程中,一些见证者离开了,本想着自己可以去面对他们说一声“谢谢”了,可是现在却连致谢的机会都没有。不过也有一件很欣慰的事情,那就是在上海保利剧院演出的时候,得到了剧院方领导对我在舞台上表演的认可。剧院有一面明星墙,他们专门放大了两张我的签名照,呈现在这面墙上,这是对我莫大的鼓励,尤其是在剧院、在舞台、在上海,对我而言意义非凡,算是留给母校、留给恩师们的一次答卷。

    B从演员到导演,让自己慢下来

    山西晚报:想当年,电视剧《潜伏》那么火,演员们也因此走红,大家也都很喜欢“马队长”,可是您貌似一直很“安静”。这9年里,做了什么?

    范雨林:演完《潜伏》后,有好几个谍战剧找我,我都推了。因为在我看来,如果不能超越,就别去重复,你要没有更多的内涵呈献给观众的话,大家不管看什么都会是“马队长”,所以我要给自己留出来思考和提升的时间,让自己静下来、慢下来。

    山西晚报:大家都是通过影视作品才能找到您,比如《大宅门1912》,还有高希希导演的《新三国》。但除了演戏,似乎很难在其他渠道看到您曝光,所以大家一直知道你叫“马队长”,却很少知道您本名叫范雨林。

    范雨林:我记得当初自己刚入行时,谢晋导演就说过,“演员这一行,想当金丝雀和花瓶的不要来,不愿为艺术献身直到生命最后一刻的不要来,怕吃苦的也不要来。”我始终把这句话当成了标准,觉得演员的本职工作就是演戏,其他不重要。所以我很少参与各种宣传活动,认为只要把戏演好就足够了。

    山西晚报:刚才说到了《大宅门1912》,您扮演了“路达义”,据说这是郭宝昌导演为您量身定制的角色,而且在塑造角色的过程中,您也加入了不少自己的想法。

    范雨林:是,这应该算是“马队长”的影响力,当时郭导就是看了《潜伏》之后找到的我。每次拿到一个剧本,我先要把各个角色的内心研究一遍,然后给自己演绎的人物写一个小传,对剧本上的每句台词,都仔细分析。这么多年,自己也在写剧本,所以有时候就站在编剧的角度,去改改本子,得到导演和对手演员的认可后,再去演绎,这样在举手投足之间,就能有不少生动的细节。

    山西晚报:我知道其实您除了当演员外,也是一位导演。是应了那句,演而优则导吗?

    范雨林:也不是自己演得有多优秀,是觉得当一个角色满足不了自己的时候,就想演更多的角色,而当导演,则能在整部电影的创作上融入自己的想法。在香港和美国打拼期间,我也学习了不少影视文化范畴的知识,自己也扛过机器当过摄像,也有美术特长,再加上也能写剧本,所以当导演就变成了水到渠成的事情。

    山西晚报:除了演戏之外,您还喜欢做什么?

    范雨林:画画和雕刻。

    山西晚报:很难想象啊,一个硬汉做这么细致的活儿。

    范雨林:我是一个内心挺安静的人,所以我常说,自己就是娱乐圈的圈外人,一只脚在圈里,一只脚在圈外。我觉得自己爱好画画和雕刻,就像我演戏导戏一样,都是我生命中的喜好,老天既然给了我这些特长,我就得享受其中的快乐,同时也把创造出的快乐给他人给世界,这叫不辜负,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体验。

    C回归故土 总想为它做点什么

    山西晚报:话剧每个角色一般都有两个演员,巡演时可以选择去哪个城市演,这回来山西,听说是您执意要来的,为什么?

    范雨林:虽然我在广州长大,现在家也在广州,但我的根永远在山西。我父亲18岁从山西当兵,在全国走南闯北,但他却始终心系故乡。我母亲也是山西人。在我小的时候,父亲和母亲就会在假期里领我回山西老家阳城,告诉我这才是我的家,所以我不管走到哪里,都说我是山西人。在父母退休之后,我们还把老家的宅院重新修复好了,落叶归根,父母都回老家养老了,我回来的次数就更多了。父亲三年前在老家走了,也算是安息了,母亲还在,一直陪伴着这片生养她的土地。

    山西晚报:那在家乡演出的感觉肯定不同吧?

    范雨林:会觉得更温暖一些,作品献给的是我家乡的父老,心情肯定不同。站在舞台上的那一刻,我想我的父亲一定能看到,就在身边。巡演过程中,我最动情的,一个是上海,一个是山西。

    山西晚报:那么您的母亲也来看演出了吗?

    范雨林:很遗憾,母亲这次因为身体原因,没能赶过来,拍了太原舞台和演出的小视频还有剧照给她看了。

    山西晚报:怎么样,咱山西的观众热情吧?

    范雨林:不仅热情,还特别朴实。演出前一天,我在长风商务区慢跑,突然就发现有个骑电动车的男士,一直跟着我。起初我没在意,但发现他一直跟着看,就问他怎么了。结果那个大哥问我,“你是不是‘马队长’?”换做平日,我一般都告诉对方认错人了,因为我不太喜欢众星捧月的感觉,可是那位大哥跟了我10多分钟,就默默地跟着,他的执著打动了我,我也不好意思“欺骗”家里人啊,所以我就承认了自己是演员,还满足了大哥合影的要求。

    山西晚报:去年,为了咱山西打造的某部电影特意赶回来过,当时您说“只要家乡需要,就会回来”。

    范雨林:是的,我总想为家乡做点什么,所以只要是家乡召唤,我就义不容辞。

    山西晚报:那么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范雨林:想回来导一部电影,是由我写的一部女性题材的励志电影,现代戏,二十多年的跨度。到时候就回山西拍,也许会在阳城选景,因为那里有着浓厚的乡土之情,有着最朴实无华的情感,也有我对它的深情。预计在9月份开始筹备吧。我还会从山西选一些本土演员,挖掘出我们山西的影视人才。

    记者跟范雨林,算是微信好友。他的朋友圈,没有绚丽的辞藻,多是艺术的分享,比如几天前创作的一幅国画、一周前雕刻的玉器等等,再不然就是演出闲暇之际的偶然赋诗一首,写写感想。他的生活,俨然就像一位自由侠者,跟娱乐圈的浮华没有半点关系。其实,跟范雨林聊天也是如此,相比明星们的娴熟圆滑,他的回答更为朴实和真诚,或许这就是山西人骨血里流淌着的特点。范雨林,即便走得再远,也始终不会忘本。

    (责任编辑:梁艳)

关闭窗口
  • 热门图片

  • 频道热点



    主办单位:忻州日报社 晋ICP10003702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9 晋公网安备 14090202000008号

    律师提示: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均为忻州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凡不注明出处的将追究法律责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长征西街31号 热线:0350-3336510 电子邮箱:sxxzrb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