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民生>>正文
  • 民生
高希望的新希望
2018-05-15 11:46   忻州日报 审核人:

“我叫高希望,就是那希望中学的‘希望’。”

64岁的高希望老人喜欢这样介绍自己。老人是典型的中国农民形象,古铜色的面庞上皱纹丛生,坐在他对面,仿佛都能闻到太阳和泥土的味道。老人精神矍铄,身体硬朗,话不是很多,但句句实在。感觉老人的出语不像是普通农民,一打听,果然,老人当了大半辈子村干部。

老人是岢岚新舍窠村人。窠,在所有可以居住的处所里,它代表的应当是最小的居所了。在岢岚,如“窠”之“舍”不在少数,直接用“舍窠”两个字给村庄命名,足见村庄之小。在岢岚县脱贫攻坚的过程中,截至今年4月20日,最后留守在新舍窠村的9户13口人全部搬出村庄,“舍窠”,在岢岚县乡村建制中从此成为历史。

有希望,多么难得。能大声地说出自己的希望,是多么幸福的事。老人说,作为老百姓,这一辈子的“希望”,实际上都来自党和政府。“没有党和政府,个人的希望咋能实现哩?那就说也没地方说了。”老人说,年轻的时候,正在农业学大寨,平田整地,那时的希望是有吃有喝;当了村干部,入了党,希望就是全村人都能过上好日子;现在进了城,马上要住新楼房了,希望就是日子越来越好,岢岚越来越好,咱国家也越来越好。

老人最愿意讲的还是搬迁这件事儿。老人说,他是2018年农历二月十六从村子里搬出来的。属于他的新居建在县城西广惠园小区,是一套70平米的楼房,正在装修中,入冬前可以入住。老人现在城郊的坪后沟村租着两间平房住,“公家给出房租,放心着哩。”老人已经去广惠园看了两次房子,“装修得挺好,结实着呢。你说我的希望,这住楼房我可是以前想也不想过,结果你看这,还真要住上楼房了!”

“干部到村里宣传政策时,我是第一个签字的!有的人不放心,说住到城里不种地吃甚喝甚呀,我对他们说,共产党让咱住新房子,不就是要让咱过上好日子吗?那还能让咱饿死不成?跟上政策走,没错。”

老人1983年入党,是有着35年党龄的老党员。1970年,老人从岢岚县中寨初中后回村务农,因为是村里少数几个能够识文断字的人,老人在2008年前一直是村里的干部,从大队队长到村主任,一路干了30多年。老人亲身经历并亲自组织、参与了建国后中国农村的几次重大变革。从农业学大寨时,改河平地,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农业税改革。作为曾经的村主任,老人心里有一笔明明白白的账。“过去说实话,苦没少吃,农民的日子实际上一直不好过。2000-2005年,咱们国家开始了以减轻农民负担为中心的农村税费改革,2006年,农业税就完全取消了。这可是大事哩,过去做村里的工作,最难的就是收摊派款,农业税免除后,国家不仅不收税了,种地还有补助,这不就是等于给农民发上工资种地么,中国历来也没有个这事哇!现在就更不用说了,公家还给发种子、发地膜,收下粮来还帮忙卖。过去咱觉得当农民不值钱,比不上人家市民户,现在我觉着当个农民就不赖,我看也不比城里人差。这下住到城里,咱生活条件和城里人一样了,还能领到土地补贴,还有甚不满足哩!”

老人眼下能领到的有农资综合补助、低保、养老保险,零零碎碎加起来足够一家三口过个普通日子了。和黄土打了一辈子交道,老人压根不想闲下来。“没营生做还难受哩,人嘛,就要‘动弹’着,这日子才能芝麻开花节节高哇。”4月15日开始,老人和老伴每天在林业合作社的组织下到山上去植树,早上6点多出发,晚上7点回家。”人家有车接送,每天还有工钱,比种地一天的收入多多了。“在山上大家一起‘动弹(劳动)’,拉拉家常,也不觉得天长。和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完全歇下来还不适应哩!”

老人说,以前没觉得自己的名字有什么好,现在觉得爹娘给取的这名字还“不赖”。村干部的工作经历,让老人养成了看报的习惯,翻看着我们送给他的《今日岢岚》,老人笑着说:“活到这岁数,现在是赶上好时候了。我这希望还有一个哩,就是把咱这身体保养好,好好享受享受共产党给咱创造的这好生活。”

祝福像高希望老人一样的农民、我们的衣食父母晚年生活安康、幸福。(田沁梅/文赵文君/摄)

(责任编辑:卢相汀)

关闭窗口
  • 热门图片

  • 频道热点



    主办单位:忻州日报社 晋ICP10003702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9 晋公网安备 14090202000008号

    律师提示: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均为忻州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凡不注明出处的将追究法律责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长征西街31号 热线:0350-3336510 电子邮箱:sxxzrb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