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奇闻趣事>>正文
  • 奇闻趣事
男子与的哥争执突发疾病 的哥被批捕
2018-10-19 10:56   中国法制网 审核人:

哈尔滨的哥因为与人发生争执,对方心脏病发作死亡而被以过失致人死亡罪立案、刑拘和批捕,事发时的视频流出,舆论哗然。

根据新闻的报道,双方发生纠纷是因为出租车别到了死者的摩托车。同样是交通事故纠纷,前有昆山龙哥暴怒被反杀,后有四川成都猜拳定输赢,本案中的的哥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克制和冷静的。

三者的佛系程度大致是这样排列的:

可以说,哈尔滨的哥的佛系程度肯定是赶不上成都猜拳二人组的,但是在所有这些人里面,他属于相对正常的一个水平,所谓的正常也就是他的表现相对于更接近我们普通人的表现,放到他所处的能动手决不吵吵的环境,已然是非常佛系了。

可是,就算佛系如此,他也没能逃过牢狱之灾,说是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

同样是对方因情绪激动引发心脏病死亡,去年的时候,一位医生因为在电梯里劝烟被判决承担了民事责任。只不过,今年,民事责任上升为刑事责任了。

所以,在外面行走,还是玩好手机要紧,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一般而言,发生一方死亡或者其他危害结果,在没有其他违法阻却事由(比如正当防卫)的情况下,通常有几种可能性:故意犯罪、过失犯罪和意外事件。根据对危害结果的追求程度和预见程度的不同,大致可以表现为如下形式:

在追求危害结果中还分为希望结果发生和放任结果发生,我们称为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在预见结果的发生中还分为预见结果而轻信能够避免和应当预见而疏忽大意没有预见,我们称为过于自信的过失和疏忽大意的过失。完全没有预见危害结果发生的可能性的情况下,当然也就没有对希望、放任、疏忽大意和轻信能够避免的探讨余地,这样的情形我们称之为意外事件。

我们就根据这个象限来探讨一下哈尔滨的哥是否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以及其他犯罪。

首先,的哥和死者是素不相识的路人,因为行车过程中的一些纠纷,被对方追上来不依不饶。

从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在黑衣哥倒地之后,据说是他妻子的女子才说他有心脏病,之前并没有任何人表明黑衣哥有心脏病。我们可以认为,的哥对黑衣哥因情绪激动引发心脏病造成死亡的结果是没有任何预见可能性的。在此情况下,我们根本就没有探讨他到底是故意还是过失的必要。

其次,我们做一个假设,假设在双方争吵过程中,死者的妻子已经向的哥表明黑衣哥有心脏病,我们是不是就可以讨论故意和过失了?

不能,因为的哥并没有任何激怒对方的行为。

判断一个行为是否构成犯罪,是要从客观到主观,而不能从主观到客观。所谓的从客观到主观,就是要先从客观上判断有没有损害结果的发生,这样的损害结果是不是行为人的行为所导致的,在存在损害结果、客观行为,以及行为与结果存在因果关系的情况下,才可能来探讨行为人主观上是故意还是过失。

在本案中,的哥首先没有动手,从身体动静的角度来说他没有任何行为。但是,有时候,语言也是一种行为,也能构成犯罪。以煽动类犯罪为例,行为人仅仅发表自己的观点是没有刑法意义的,他必须具有煽动他人的故意,同时其煽动的行为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具有法益侵害性,符合具体犯罪的构成要件,同时没有违法阻却事由和责任阻却事由,这才成立犯罪。在刑法中,因发表言论的行为而构成犯罪的情况很多,比如侮辱,比如诽谤,甚至是寻衅滋事,但都需要具体的判断。

的哥的语言是不是符合构成要件的行为呢?

如果的哥在明知对方有心脏病的情况下,故意用言语激怒对方,这时我们可以考虑的哥的言语是属于行为的,可能认定的哥构成故意杀人罪。所以,诸葛亮骂死王朗搞不好是要承担刑事责任的。

但是,假如的哥只是知道对方有心脏病,而且已经预见到了因心脏病引发死亡,但是的哥没有故意用言语去激怒对方,而只是一味的退避,我们很难说的哥就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的,因为的哥没有过失犯罪的构成要件行为。

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仍然认为的哥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的话,我们的法律很难告知民众在遇到这样的情况下该如何是好,难道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吗?

(责任编辑:梁艳)

关闭窗口
  • 热门图片

  • 频道热点



    主办单位:忻州日报社 晋ICP10003702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9 晋公网安备 14090202000008号

    律师提示: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均为忻州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凡不注明出处的将追究法律责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长征西街31号 热线:0350-3336510 电子邮箱:sxxzrbw@163.com